荥经县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神秘单音竹号的千年鸣奏

吹奏竹号

先把整根竹子锯成一节一节的

削榫将竹节一端青皮削掉削薄

削号嘴

将削好的竹节拼拢,成为一支竹号

  9月19日,天气晴朗。阳光透过婆娑的竹林,投射在荥经县烟竹乡莲花村一户黄墙青瓦的老四合院内。

  正房的堂屋内,一群人正围坐在一起掰玉米。他们有说有笑,金黄的玉米粒从灵活的手指间飞奔而下,在堂屋中间推成一座小小的黄色“金山”。

  堂屋的一角,摆放着几支并不起眼的竹号。

  竹号在荥经已经流传几百年了,至今仍是这些农民闲暇时的娱乐乐器。

  他们还不知道,就在这个丰收的季节里,这支小小的竹号,已经进入了我市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不久,它将代表雅安参加四川省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评选。

  走上大舞台的荥经竹号

  今年56岁的洪思清是莲花村竹号队的负责人。

  烟竹乡是盛产竹子的地方,金竹、水竹、斑竹、慈竹,尤以慈竹居多。全乡3000多亩竹林,有2000多亩都是慈竹,几乎每家每户,房前屋后都有慈竹。

  摆弄着手中的竹号,洪思清讲述起竹号的来历。

  旧时,荥经城乡,慈竹林田边地角都有,逢年过节、农闲休息,随手砍一根嫩慈竹便可制做一支竹号。吹奏竹号需要中气十足,这一要求也成为男青年展示自身力量和魅力的一种方式,于是竹号就成为人们,特别是男青年喜爱的一种自娱自乐的吹奏乐器。

  那时,青年男女谈情说爱,也用竹号联络。小伙子常常一口气吹上24个“呜嘟嘟”,在这个山头吹给那个山头的意中人听,所以又称“过山号。”

  洪思清的讲述引得周围的人一阵欢笑,他们笑道,“老洪,你老婆是不是你吹竹号讨来的?”

  现在,荥经竹号的制作吹奏技术多在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中流传,年轻人不愿意学习继承,出现了传承危机。

  68岁的余成志说,在他小时候流传一句话,“爷爷吹得来,老汉儿(父亲)吹得来,孙儿就吹得来。”荥经竹号的传承都是靠家庭祖辈传承下来的。

  就在荥经竹号似乎走向濒危的时候,却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机。

  随着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力度的加大,以及市、县对民间文化的深度挖掘和保护,在2004年,第八届国际茶文化研讨会暨首届蒙顶山国际茶文化旅游节的文艺演出上,荥经民间锣鼓竹号队首次踏上了“大舞台”。接着,第三届四川旅游发展大会期间,竹号队到雅安表演,长长的竹号,“呜嘟嘟”的声音,让见多识广的国内外旅游专家瞪大了眼睛。随后,新春团拜会、魅力城市晚会等演出,让荥经竹号展示在世人眼前。

  72岁的阎汝鉴吹了一辈子的竹号,这些舞台表演经历是他不曾想像的。现在,他吹不响竹号了。不过,他说他不希望竹号在他这一代断层。他将吹竹号的技艺传给了两个儿子,而自己闲时也亲手做几支竹号。

  荥经竹号引起了社会的关注,也引起了民间爱好者的兴趣。一位泸州老人在荥经访友的过程中,接触到了竹号。第一次吹起竹号,他就将竹号吹响了。竹号声震动了他。回泸州时,他购买了几支竹号带回泸州。而后,他几次来到荥经,探访竹号的历史。阎汝鉴老人见他如此热爱荥经竹号,便将竹号的制作技艺传给了他。

  阎汝鉴说,“看到别人吹我做的竹号,我也就高兴了。”

  制作工艺简单而考究

  制作竹号是一个技术活儿,制作工艺过程简单而考究。

  阎汝鉴介绍说,首先,选料要选择一年生的嫩慈竹,生长端直,呈锥型为最佳,民间说法为“萝卜头”的竹型,约二十余节,一根竹子仅做一支1米左右的竹号。

  然后,下料锯竹。这道工序,要求用专门的锯竹细齿锯,选择每节竹子的同一方位,按12厘米一节,平稳、齐口慢慢锯下。接着削榫。将锯下的每节竹节从中部,即12厘米的一半6厘米处按锥型体削去竹的青皮。削榫时要求刀法平稳,先重后轻,慢慢削成一节节光滑圆润的微锥型体竹节。

  再接着,斗榫接号。将一节节削好榫头的竹节,按从大到小顺序斗稳接牢。这道工序要求手稳,慢车旋,无缝。最后,削哨嘴。这是竹号制作的关键一环,竹号吹不吹得响,费劲不费劲,就要看哨嘴削的好不好了。削哨嘴时,要求两面平整,一刀削成。削成后,试吹一下哨嘴,如果单吹哨嘴都吹得轻松,响亮,这个竹号就成功了一半。

  制作好的竹号,还不能立即吹奏。阎汝鉴说,整支竹号制作完工后,要用清水浇灌一下,使竹节缝隙发胀,更加严丝合缝。然后试吹,看看有没有漏气的地方,以便修整校正。

  而每次吹奏竹号,清水浸泡,这道程序必不可少。

  显然,对手中玩物的讲述,已经让洪思清、阎汝鉴、余成志三人“技痒难耐”了。他们将一节一节的慈竹筒从大到下依次组装,直至一个传统的竹号出现。浸水后,他们站在黄墙青瓦的老四合院内,对着蓝蓝的天空吹了起来,顿时,“呜嘟嘟”的竹号声向远方飘去。

  荥经竹号音色圆润高亢,悠扬悦耳,穿透力强。按传统的方式,竹号有“对吹”“齐吹”“轮吹”三种竞技方式,以音长和音强作为评判方式。

  荥经竹号虽然极具原生态本色,但音域的简单却制约了它的发展。

  伴随着演出机会的增加,荥经竹号手不断和其他地方的民间艺人进行切磋,见识增长,对竹号的局限性也有了新的认识。他们认为,传统的竹号不成音调,只能吹奏出“呜嘟嘟、呜嘟嘟”声音,终不能成大气候,只能成为节目演出的“配角”。

  于是,有人开始了新的尝试。

  完整曲调的改良梦想

  并不是人人拿起竹号都吹得响。

  一般来说,竹号只能发生“呜嘟嘟”简单声音,在荥经评判一个人是否是吹竹号的高手,则是以“呜嘟嘟”的音长和声响来判断的,持续的时间越长,吹得越响越厉害。

  洪思清既然能在这样的评判标准下,当上竹号队的队长,他的吹奏时长自然是很不错的。

  兴致一到,洪思清拿起竹号表演起来。只见他紧咬哨嘴,鼓起腮帮,“呜嘟嘟”的声响从竹号迸发而出、响彻云霄……20秒。这已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绩了,更多的竹号手一般就是7、8秒钟的时间。

  但即便是这短短的7、8秒时间,也不是人人都吹得出来。

  “吹竹号也是要讲缘分的。”洪思清说,有些人拿起竹号,吹一下就响了;有些人拿出竹号,怎么也吹不响。

  说话间,一群妇女围观上来。对于竹号,她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吹响。她们议论起来,“因为女人的气不如男人的足。”也有人说:“是因为嘴没有合拢,漏气。”

  洪思清说,吹竹号是非常讲究技巧的。吹奏时,需要用牙齿将哨嘴尖紧紧咬住,上下嘴唇贴合在哨嘴平切面上,不能有一点缝隙,然后鼓足中气,用力将气全部吹入哨嘴……

  同行的人员听到洪思清的介绍,好奇心起,也想试一试。拿起竹号,一位男士“呜嘟嘟”地就吹响了,另一位用尽全身力气却怎么也吹不响:“这明显是个体力活儿嘛。”

  吹响“呜嘟嘟”都已经不容易,但荥经的竹号手还梦想着用“呜嘟嘟”吹奏出一首完整的乐曲。

  洪思清在众人的欢笑和称赞声中,他又拿起竹号。他说,他要试一试用竹号吹段曲子来。这时,洪思清的老婆在一旁“奚落”起他来,“祖祖辈辈都吹不出完整的曲子来。你还能有这个能耐?”洪思清不服气了,“我能吹那么长的时间,说不定能吹出来呢。”

  遗憾的是,洪思清试了三次,脸都憋红了,但吹出来的,还是“呜嘟嘟”。

  荥经竹号代表性传承人之一的刘文锦至今还在尝试。他说,“通过改良和摸索,现在的竹号已经能吹出一些简单的曲调。‘呜嘟嘟’也能表现完整的曲子,将不再是个梦想。”

  在刘文锦的改进方案中,他计划通过控制竹号的长短、大小,增加一些低音和中音,随后,各种型号的竹号相互配合,从而丰富竹号的音域。

  在竹号的哨口加上能吹唱曲调的哨嘴,民间艺人们再通过平时的练习,已经一改竹号单一的音色。刘文锦吹起改良后的竹号。在他的口中,竹号已经能发出一些“嗦啦哆咪”等音阶;一小段“太阳出来了喂,喜洋洋了喂……”也能辨个大概——但曲调并不顺畅——吹响竹号对号手的肺活量要求较高。而吹奏完整的曲子,还得继续不断地摸索。

  对于民间文化的传承和保护,荥经县文化体育管理局副局长谢松青说,荥经县文化部门也在做着努力。2006年,荥经县文化体育管理局授予了竹号艺术传承较好的烟竹乡为“荥经民间竹号之乡”。荥经民间竹号从单一的自娱自乐性的一人吹奏,逐步演变传承为男女老幼皆宜的多人吹奏,并配上荥经山歌,荥经锣鼓,以文艺表演形式活跃在荥经山乡。(记者 舒玮)

责任编辑:唐弋涵

推荐阅读 »

图说文明